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商標注冊
聯系我們

商號立法,刻不容緩

2015/10/26 22:39:52??????點擊:

   《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以下簡稱《名稱規定》)第七條規定:企業名稱應當由以下部分依次組成:行政區域、字號(或者商號)、行業或者經營特點、組織形式。按此規定,商號僅指企業的字號,一般來說,字號本身并不能直接、直觀地反映一個企業的生產、經營特點、而只有與企業的行業或經營特點相結合,才能成為區分于別的企業的標志,所以一般來說企業的商號權是指企業對其名稱(包括字號)享有的權利,但是在實際生活中,人們往往把企業名稱與企業的字號等同。這是因為在一個完整的企業名稱中,字號(商號)是區別不同企業的主要標志,具有顯著性,方便于識別各個企業主體,這是企業間相互區別的關鍵,同時也是企業名稱多個構成要素中惟一一個可以由所有者自主選擇的要素。而此外的行政區域名稱、行業特點、組織形式都是屬于公共的,不能為一家企業所壟斷獨占,唯一可能被作為私權獨占的只能是商號(字號)。

  《名稱規定》中也強調,國家保護企業名稱專用權。而企業的名稱中若沒有商號(字號),就沒有了企業之間加以區別的基礎,因此,筆者認為企業的名稱與企業的商號是相互依存的,相互不能獨存,一個企業不可能僅有商號而沒有名稱,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國家和地區比如英國、香港地區等地的企業,在登記公司名稱之外,還可以登記商業名稱或商號。他們的商業名稱(商號)是指一個公司登記設立的進行商業行為的名稱。按照英國和香港地區的法律規定,商業名稱的一切權利和義務歸該企業名下,所以商業名稱不能作為訴訟或仲裁的主體。而大陸法系一般不允許登記商業名稱。

  保護企業名稱的本質在于保護企業名稱的核心部分——商號,從理論上講,企業名稱權是企業表示自己名稱所產生之權利,和自然人的姓名權有同樣的性質,因而企業名稱權不應因登記與否而有差別。所以商號,無論登記與否,首先是應受保護的人格權。商號權與商品生產經營者的人身不可分離,是商品生產經營者法律人格的化身,相對于商標權、專利權等具有更強的人格性。企業名稱與商號雖然都是商業標志,都具有識別商業主體的功效,都同時具有人身權與財產權的性質,但兩者之間還是有些微妙的差異的。雖然企業名稱與商號都可以隨企業的全部或者一部分轉讓給他人,轉讓后,原來的權利人就不得再使用轉讓出去的企業名稱、商號,但企業名稱不允許許可使用,而商號則是可以許可使用,國內、國外均有這樣的情況存在,并且不是個別現象。企業名稱具有較強的人身權屬性,而商號的人身權屬性較弱。

  根據商業慣例,企業在市場中運作經營時,通常很少會將自己企業的全部名稱標注并宣傳(除商品包裝的印注和少量的廣告宣傳外)。在大多數情況下,企業在市場中,重點突出的只是企業名稱最為核心的商號,由于簡單易記,所以這樣做可以充分使消費者快捷、牢固地記住該企業的商號,使其在聽到或者看到該商號時,便會自動地與商號擁有者質量優異、可靠的商品或服務聯系在一起。無形之中,便又擴大了該企業產品的市場份額,增加了企業的商業利潤。這時,商號與商標一樣,其作用不僅僅在于指示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不同,更重要的是體現在通過積聚的商業信譽,可以吸收廣大消費者,為企業帶來良好的經濟效益,這同時也是商號作為知識產權客體之一受知識產權法律保護的原因所在。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公約》規定 “知識產權 ” 包括:商品商標、服務商標、廠商名稱及其他商業標記有關的權利。 國際保護工業產權協會按知識產權的特性,將之劃分為“創造性成果權”和“識別性標記權”。為保護商號所有人對其商號中蘊含的財產利益的享有,《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及一些國家的國內法將商號納入知識產權之列。但企業名稱中的商號權作為一種獨立的知識產權尚未在我國現行法律中得以提出和確立。我國的現行法律只有企業名稱權的概念,沒有商號權的概念,只有保護企業名稱專用權的規定,沒有保護商號權的規定,因而只要企業名稱中有不相同的部分,商號相同的名稱是允許合法存在的。而企業商號相同有著很大的弊病,中央電視臺曾揭露了南京冠生園食品有限公司使用陳年餡料做月餅的內情后,在全國引起軒然大波,上海、四川、昆明、重慶等眾多名為“冠生園”的企業也受到連累,銷量直線下降,有的已退出當地市場,有的被迫停產。

  我國民法通則規定:法人、個體工商戶、個人合伙享有名稱權。企業法人、個體工商戶、個人合伙有權使用,依法轉讓自己的名稱。涉及到企業名稱的相關法律法規還有《公司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產品質量法》、《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企業名稱登記管理實施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及其實施條例、《馳名商標認定管理規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域名爭議解決辦法》、《通用網址爭議解決辦法》以及有關司法解釋,還有《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TRIPS協議》等國際公約。盡管擁有上述一系列的法律法規,在現實生活中商號受到侵犯的情況仍然十分嚴重,由于企業名稱中能夠為企業所獨占專有的實質上只有商號(字號)這一要素,因而企業名稱權受侵犯的實質就是對商號的侵犯,其他部分是無法專有、排除他人使用的。商號侵權情況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為了表述上的方便,以下的企業名稱一詞通商號):

  一、商號之間的沖突。商號只能用文字來標識,而文字資源總是有限的,并且誰都想起個吉祥、動聽的好商號,商號之間發生沖突的概率就很高。加之由于我國的企業名稱登記注冊是采用分級注冊、區域管理的原則,各地的工商登記管理機關不可能掌握其他地區企業名稱登記的情況,對于在本地區申請注冊登記字號(商號)與其他地區企業名稱中的企業字號(商號)相同的企業名稱,也給予批準。這種情況被一些不正當競爭者所利用,借他人之名氣推廣自己的產品,并常常在受到查處時把已獲得名稱登記作為抗辯理由。

  隨著我國對外開放的進一步深化,眾多國外知名企業登陸中國市場。由于國外企業來華投資時都很重視保護自己的知識權, 其商標專利大多已經在我國注冊并得到相應的法律保護,國內一些企業在經營同類商品時,便利用我國企業名稱保護制度的不足之處,將國外企業的字號(商號)注冊為自己企業的名稱,或是直接使用在自己的產品上。同樣,改革開放初期,不少中國企業走出國門,把產品銷往海外,由于保護知識產權的意識不足出口時才發現一些在國內享有盛名的老字號已經被國外的企業作為企業名稱或商標注冊了,直接影響了我國產品走向國際市場。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同仁堂”、“全聚德”等老字號都遇到過在國外被搶注的情況。

  二、商號與商標的沖突。對于企業來說,企業名稱權和商標權都是十分重要的商業標志,與企業的信譽息息相關。很多企業都將企業字號同時作為商標注冊保護,實現商標與商號的雙重保護,例如,中國北京同仁堂(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同仁堂”既是字號,同時也是企業的注冊商標。盡管商標是商品和服務的標記,而企業名稱是企業特定化的標志,但在實踐中這兩種權利既相互交叉又彼此包容,在我國的法律制度下對兩者的保護卻是相互分離的。由于沒有交互檢索的系統,在商標領域對企業名稱不予保護,在企業名稱領域則只對馳名商標予以保護,我省對著名商標也通過地方立法予以保護,使得商標權和企業名稱權的沖突成為必然。這種沖突主要表現為兩種形式:一是登記在先的企業字號被作為商標注冊;二是注冊在先的商標被作為企業名稱的一部分進行登記。這種沖突的結果使企業面臨這樣的風險:一種風險是在申請商標時并不考慮已登記在先的企業名稱,企業名稱的一部分一旦被他人注冊為商標,企業只能在商標公告發出后提出異議或是商標核準注冊后申請裁定撤銷該商標,從而給企業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另一種風險則是根據《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三條,他人將與馳名商標相同或相似的文字作為企業名稱登記,可能欺騙公眾或者對公眾造成誤解的,可以申請企業名稱登記機關撤銷,由名稱登記機關依照《名稱規定》處理。根據《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解決商標與企業名稱中若干問題的意見》(工商標字[1999]第81號),自商標注冊之日或者企業名稱登記之日起五年內,商標注冊人或者企業名稱所有人認為自己的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書面形式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或者省級工商行政管理局投訴,并附送其權益被損害的相關證據材料。但惡意注冊或者惡意登記的不受五年的限制。兩種風險所帶來的后果就是企業經營的成果可能被他人分享。

  三、商號與域名之間的沖突。近年來,隨著網絡技術的飛速發展,電子商務逐漸發展起來,企業越來越多地依靠互聯網這個平臺,以擴大知名度,推銷自己的商品和服務。在這種趨勢下,出現了一批“網上敲詐者”,它們把別人的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或商號大量注冊為域名,再出價讓權利人把這些域名“贖”回去,從而引發了域名與商標權和企業名稱權的沖突。當然也有許多非惡意導致的商號與域名的沖突,域名通常是英文縮寫、拼音字母組成,導致誤認、混淆的情況就多了。

  四、商號與通用網址(網站名稱)之間的沖突。通用網址是在域名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新興的網絡名稱訪問技術,通過建立通用網址與網站地址URL的對應關系,實現瀏覽器訪問的一種便捷方式。這一技術在為網絡訪問者提供方便的同時,也給一些搶注者提供了可乘之機,他們搶注與他人的字號或注冊商標完全相同的通用網址的行為,會使公眾誤以為搶注者與被搶注者有關聯;如果被搶注的通用網址指向違法、煽動民族歧視、散布謠言、淫穢、色情、暴力、侮辱或者誹謗他人等內容的網站,勢必會給被搶注者的聲譽造成損害,破壞被搶注者正常的業務活動。在實踐中“阿里巴巴”、“七喜”等著名字號或商標都曾遇到被搶注的問題。

  五、商號與特有商品名稱的沖突?,F代人為了標新立異,給一些商品起了一些特有的名稱,如汽水——可樂,餅干——克力架,冰紅茶等等,這些特有的商品名稱會發生與商號沖突的情況,再者,反法規定了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稱受法律保護,商號與之沖突的情況也會發生。溫州最近有種從武漢傳進的小吃——鴨頭,有個人注冊了一家“精伍鴨頭店”,由于這種小吃時下風盛,就有一些人打出了“精武鴨頭”的廣告招牌。

  此外可能與姓名、單位名稱、作品名稱以及作品商品化權(“三毛”、“米老鼠”、“唐老鴨”)等發生沖突,如趙本山搞的的電視劇《劉老根》一播出,馬上就有人搶注“劉老根”商標,還有如浙大××公司、“風陽改改”、“香巴佬”。特殊標志、奧林匹克標志、世界博覽會標志等,商號也可能會與之發生沖突。

  我國關于商號保護的法律規定存在著很大缺陷,主要表現有:

 ?。?)我國沒有關于商號權保護的立法,只有保護企業名稱權的法律規定,雖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商號權,但畢竟企業名稱權與商號權還是有區別的,保護企業名稱權的法律規定無法給商號權提供一個全面、完善的保護。如商號相同、名稱不同的就無法通過現有法律規定予以保護商號,并且現行的企業名稱登記管理法律規定,還在不斷制造這樣的沖突。此外,現實生活中,冒用他人企業商號的行為大量存在,嚴重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對這種情節嚴重的冒用企業商號的行為,新刑法沒有給予相應制裁,僅依靠行政保護與民事保護顯然不能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自身的要求。

 ?。?)《民法通則》把企業名稱權放在人身權一節之中,這突出反映了我們過去只注意到商號權的人身權性質,而未注意到它所具有的財產權性質,對商號這一無形資產并未予以高度重視。未將商號權作為知識產權對待,并賦予知識產權的保護手段,只有企業名稱可以轉讓的規定,未有商號許可使用的規定,而許可使用是知識產權類權利的一個共同權能,商號權應當是同時兼有人身權、財產權性質的知識產權。

 ?。?)國外及我國臺灣地區都有以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保護商號的立法與實踐,但我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只規定了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姓名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沒有對商號相同而名稱不同行為的規制,并且沒有規定不正當競爭行為所應承擔的法律后果,而是援用《產品質量法》中的有關規定。而《產品質量法》旨在加強對產品質量的監督管理,明確產品質量責任,著重規定產品的合格性和缺陷性,打擊偽劣產品,是從保證產品質量的角度出發來保護企業名稱,我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禁止了混淆商品主體的行為,但對在一定區域內,使用眾所周知的他人的商號而與他人經營活動、經營設施產生混淆的行為未作規制。(麥肯基——組合了肯德基與麥當勞,裝潢風格與肯德基相似)

 ?。?)現行規定硬性要求企業名稱必須由行政區劃+商號+行業特征+組織形式等幾個部分組成、企業名稱在當地工商局登記、在登記機關轄區內受保護,這一規定,與市場經濟體制的要求不相適應。因為在市場經濟時代,企業制度發生了根本改變,企業不論大小,其法律地位都是平等的,在縣級登記機關登記的企業與在國家登記機關登記的企業之間一般也不存在上下級關系,為爭奪市場,企業還進行跨地區經營競爭,市場競爭是無區域化的,我們浙江的企業不僅要跟本地企業競爭,還要跟全國各地的企業競爭,甚至還得跟國外企業競爭。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商號的區別性功能就顯得非常重要,如果繼續維持現有的作法,勢必會使一些企業不思進取“搭便車”,將他人已為公眾熟知的商號作為自己的企業名稱在當地登記使用,以使消費者產生混淆,把兩家企業誤認為是一家企業,或者認為兩者之間至少存在著某種聯系,從而謀取不正當利益。而《名稱規定》中條文規定得含糊,相互之間不協調。如第五條規定:“登記主管機關有權糾正已登記注冊的不適宜的企業名稱,上級登記主管機關有權糾正下級登記主管機關已登記的不適宜的企業名稱?!钡裁辞闆r屬于企業名稱“不適宜”情形不明確。

  分析前述商號與其他知識產權發生沖突的產生原因,主要來自四個方面:

  1. 這種沖突是我國企業名稱(商號)采取的是區域登記注冊制導致的結果。我國是由每個行政區域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作為登記管理機關,負責該區域內的工商企業的注冊登記,全國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只主管、負責全國公司企業的登記注冊工作。這種商號的法律保護體制,極易造成在不同行政區域內有著大量擁有相同商號的企業并存的現象出現。而且這種區域登記注冊體制,還會經常導致侵犯他人在先商號權現象的出現。并且商標注冊與企業名稱登記實行分割管理體制。商號與商標分別由不同的部門管理和保護,商號的登記按行政級別區域進行,商標注冊實行全國統一審查體制,商號與商標分別在不同的系統、不同的地域檢索,這就使得商標權與商號權的沖突不可避免。

  2. 這種沖突是計劃經濟的“后遺癥”。根據《名稱規定》第4條和第6條的規定,對企業名稱以及所含的商號“實行分級登記管理”,并只能在“登記主管機關轄區”內享有商號權,即企業按其“級別”在縣、地級市、省、國家一級登記,分別在所登記的地域內行使商號權,只有國家級大型企業在國家工商局登記后才在全國范圍內享有商號權。因此,不同企業可以在各自受轄的行政區域內擁有內容相同的商號權,例如,像“勝利化工廠”、“前進機械廠”這樣的企業名稱到處可見,這些企業在各自登記的行政區域內擁有“勝利”、“前進”字樣的商號權,這就必然會出現一企業的商號與另一企業的商標相同的現象,如僅溫州市城區范圍就有含“東甌”字號的企業名稱139家,“勝利”字號的88家。在計劃經濟時代,企業的運作主要依靠政府指令,企業之間幾乎不存在競爭。企業也不重視自身的商號權與商標權。于是,這一問題被掩蓋下來。但是在市場經濟體制下,市場是無區域的,商號權人的經營活動區域,產品的銷售范圍是由市場調節所決定的,而不再受政府管轄范圍的限制。即使一個個人獨資企業,也可以成為在全國范圍從事經營的“全國”性企業。加之市場競爭的激烈使得企業越來越重視商號權與商標權的價值,原先被掩蓋的問題也就日益凸顯。

  3. 這一沖突是利益驅動的必然結果。市場競爭促使企業努力進取,同時也產生了一部分“搭便車者”。這部分企業將其他具有良好“商譽”(Goodwill)企業的商標作為自己的商號使用,或者將他人已為公眾熟知的商號作為自己的商標申請注冊,其目的是使消費者產生混淆,把兩家企業誤以為是一家或至少存在某種聯系,從而獲得不正當利益。

  4. 現有法規的不完善導致了沖突的加劇?!渡虡朔ā冯m然規定了申請注冊商標不得侵犯他人的在先權利,但未明確規定他人企業名稱登記在先是商標注冊的禁止條件,《名稱規定》中也沒有明文禁止將與已有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登記為企業名稱。為解決這一問題,1999年4月國家工商管理局下發了《關于解決商標與企業名稱中若干問題的意見》,但該文件僅是行政司法解釋,法律階位太低且不具可操作性,并且在操作程序、處置方法上還存在很大的空白。所有這些都使得惡意侵犯他人合法權益者有鉆法律漏洞的機會。

  正如前所述,在我國規制商號權與其他權利沖突的法律制度是極不完善的。筆者試圖在參照現有法規的立法精神的基礎上,提出解決這一沖突的一些法律原則。

  1. 在商號權與其他知識產權發生沖突的案件中,判斷一方是否侵權首先必須查清兩者有沒有使消費者產生混淆。在英美法系中,侵害他人商號權或商標權的行為本質上屬于不正當利用他人隱含在商號或商標內的“商譽”(goodwill)的行為——騙賣(passing—off )。眾所周知商號權人或商標權人對商號、商標的表述文字并無壟斷權,法律所保護的是表述文字的“第二重含義”(secondary meaning),即消費者看到表述文字聯想到的商號權或商標權人的商譽。因此,當權利人分處不同行業 ,一方并沒有進行誤導性宣傳等情況下就不會產生“混淆”。相應地如果一方當事人訴另一方當事人侵權,法院理應不予支持。值得注意的是,對馳名商標的保護應另當別論。

  2.權利在先原則。商號權與商標權等知識產權的客體都是無形的信息,在當今信息能夠實現迅速傳播的時代,這種信息一旦公開,很快就會成為全世界公知的信息。因此在解決這類沖突時,應優先保護在先權利人的合理利益。事實上,這一原則在許多國內立法及國際協議中得到了體現:《商標法》規定,商標“侵犯他人合法的在先權利的”,有關當事人可以以注冊不當為由,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撤消該注冊商標。這里的“在先權利”當然應該包括他人登記在先的商號權;TRIPs第16條第1款規定:“商標權不得損害任何已有的在先權,也不得影響成員依使用而確認權利效力的可能性”。并且我國的司法機關也已然在司法實踐采用保護在先權利原則來解決不同類權利之間的沖突糾紛。

  3.馳名商號特別保護原則。馳名商號、或者稱著名商號,是在一定地區內享有較高聲譽并在交易上為公眾所熟知的商號。馳名商號經過長期使用,享有較高聲譽,成為一種無形資產,其中往往凝聚著經營者多年的心血,具有較大的潛在的價值,所以更易受到侵害,而這種侵害不僅僅局限于同一地區的同一種營業。而且現在的企業一般都進行多種經營,冒用異種營業的知名商號的情況并非少見。如同對馳名商標的擴大保護一樣,對馳名商號也應予以擴大保護,以防他人利用馳名商號“搭便車”,從而引起馳名商號的吸引力“淡化”。對馳名商號的保護,不能只局限于同一地區的同一種營業,而應予以擴大保護。其保護的范圍可以超越這一地區,并且在這一地區的異種營業也不能使用該馳名商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保護到那些馳名商號。

  4.禁止欺騙及誤導公眾原則。根據《名稱規定》,企業名稱“可能對公眾造成欺騙的或者誤解的”,登記機關有權加以糾正。實際上,禁止欺騙及誤導公眾原則是符合國際慣例的,有關國際條約和《發展中國家商標、廠商名稱及禁止不正當競爭行為示范法》對此均有規定。

  5.誠實信用原則。對商號權人或商標權人來說,對誠實信用原則的彈性解釋、運用是保護其合法權益的最后的救濟原則?!睹穹ㄍ▌t》第4條規定,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的原則?!斗床徽敻偁幏ā返?條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國家工商管理局下發的《關于解決商標與企業名稱中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商標專用權和企業名稱權的取得,應遵循《民法原則》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誠實信用原則,不得利用他人商標或企業名稱中的字號相同或企業名稱的信譽進行不正當競爭。

  妥善解決商號與其他權利的沖突,完善對商號的法律保護,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做起:

  第一,接軌國際,完善立法,建立起受知識產權法保護的商號權制度?!?/span>

  突破商號、企業名稱保護地域效力的限制,使其與商標等知識產權的效力范圍統一起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人、財、物大流通,企業的經營活動決不可能宥于某個特定的狹小地域,很有可能會超越其登記機關的轄區范圍。而此時其商號的專用權就無法再得到保護了,而且還極易引發與外地企業商號術的沖突,不利于對不同經營(服務)的區別。這是亟需改進的。此外,從與國際慣例接軌的角度上看,以上規定也應修改。如根據《保護工來產權巴黎公約》的有關內容,商號專用權的保護是不受其登記主管機關轄區限制的?,F在,我國已是該公約成員國,從履行會員國義務上講,我們的立法也應與其一致起來。

  最佳方案是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一部統一的《商號法》,明確商號的概念、商號權、知名企業商號 專用權在全國范圍內受法律保護,調整商號的取得、權利行使過程中產生的各種社會關系。同時,為加強商號保護,也要修改《民法通則》、《反不正當競爭法》、《商標法》等其他法律。然而,我國在實行了二十多年的按行政區域核準企業名稱、保護商號制度后,現在實行全國統一的商號注冊制度,企業、社會的負擔成本必將很高,截止2003年11月底,我國共有內資企業423.04萬戶,私營企業296.89萬戶,外商投資企業22.72萬戶,個體工商戶2359.02萬戶,使用商號的必在千萬戶以上,文字資源又有限,全國范圍內商號相同、近似的肯定很多,有個資料講僅重慶市冠“嘉凌”字號的就有1200多戶,解決現有商號的相同近似問題將是個很麻煩的事情。

  目前切實可行的方案可能是制定對馳名、著名商號加以特殊保護的法律規范較為成熟,這方面有馳名商標、著名商標保護制度可以借鑒。因為現實中也并非是商號相同就必然導致混淆,但使用與馳名商號、著名商號相同近似商號,則必然給商號所有權人帶來較大影響。在這方面,地方立法也是大有作為的。它既可以為將來的國家立法提供立法經驗,也可在各個省級區域內先探索建立統一商號注冊的可能,逐步消化現有商號相同近似問題,為最終實現全國的統一商號注冊制度打下基礎。

  第二,建立數據庫,實現登記注冊的企業名稱(商號)信息共享。當務之急是工商行政管理系統應盡快實行電腦聯網,實現登記注冊的企業名稱(商號)資源共享,并做到即時對數據庫進行更新與維護,保證數據的準確性。目前,北京、深圳市工商局已建立了馳名、著名商標數據庫、中國知名企業名稱庫、世界500強企業名稱庫,我省及重慶、湖北等省市工商局則通過認定知名字號對知名商號實行重點保護。這樣在企業名稱登記時,登記機關可以通過計算機系統自動識別商號沖突。當前最為嚴重的是商標與商號的沖突,為真正體現《商標法》和《名稱規定》共同的立法宗旨,區別不同的經營主體,制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從這一目的出發,應將商號與商標二者之間的互相查詢程序以立法的形式明確下來,從而保證商標和商號專有專用的特點充分體現,使對二者的保護落在實處。

  第三,實行商號登記申報制度。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作為主管企業名稱登記的機關,擔負的職責只是書面審查申請文件,至于所核準的名稱(商號)在實際使用中是否會發生對馳名商號、商標等在先權利的侵犯,則應由申請企業自己承擔,無論這種申請是否存在故意。而登記機關則應當建立完善商號登記查詢的數據庫,實現計算機聯網查詢,為申請企業商號查重提供便利條件??梢砸笊贽k企業對自己申請注冊的商號做出承諾,闡明其出處,保證不是冒用、模仿,并承擔相應的責任。

  第四,加大對假冒商號的打擊力度?!鞍啤碑a品不但擾亂了社會主義市場秩序,同時也欺騙了消費者。我國《刑法》規定了侵犯商標權、專利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犯罪,但對侵犯商號權的行為,沒有刑事制裁的依據。當前“傍名牌”的事件屢見不鮮,打擊假冒商號任重而道遠,很有必要在刑法中規定對嚴重侵犯商號權的刑事制裁。通過工商部門、司法部門與企業的聯手合作,綜合運用行政、司法等手段嚴厲打擊假冒商號的行為,堵住假冒商號的源頭。

  最后,在商號確認程序上,可以移植借鑒商標法規定的異議撤銷程序。允許相關權利關系人在商號登記注冊后的一段期限內(如2年內),可以向相應的登記注冊機關提出異議,申請撤銷不正當的商號。同時,因為商號不同于商標,商號一經登記便要核發相應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所以不需設立商號登記的初審公告程序,只要設立異議撤銷程序并借助計算機聯網查詢系統實現統一審查機制相配合,可以有效杜絕不同行政區域內的諸多企業擁有相同商號現象的發生。

  當前,商號的知識產權屬性日益凸現,商號對于一個企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其在市場經濟中的價值也日益顯現,因此,為了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維護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秩序,保護商號所有者的合法權益,建立新的商號立法制度刻不容緩。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网络做什么赚钱 股票价格在线查询 微乐陕西麻将手机版 中超转播表 好运彩app平台 刮刮乐 平台 多乐彩票官网 新手如何利用互联网挣钱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最近500期